今非昔比--小甜谷

網誌

蔡瀾説過他的食評只會介紹好的餐廳,因為香港食肆營運環境困難,難吃的最多不寫。
是呀,租貴來料漲價,還有大集團的壟斷,真的頗難做,可是,早幾天的經歷,實在不吐不快。
我對食一向抱着寧缺勿濫的宗旨,尤其甜品這樣高卡的「罪惡」,就更加是挑剔到暈。
早幾日到西環接老公,便順道在那裡晚飯,吃了一頓非常美味的車仔麵,可能心情愉快,便主動建議到小甜谷吃楊枝甘露,雖然一向幫襯大坑總店,但心想分店也一樣吧!
一入去,店很大,但只有兩枱客,以為平日較冷清,一坐下便點了楊枝甘露,我曾認為小甜谷的楊枝甘露是全香港最好味的 (詳文可見完美的奶凍--小甜谷)。等了好一會,侍應端來一碗帶點螢光黃色的東西,這不是我以往食過的楊枝甘露呀,我不停用匙羹摷呀摷,企圖溝勻後會變回我想吃的那一碗楊枝甘露。

起初跟老公都以為是不是攪錯了,招來侍應問道:「係咪嚟錯咗呀?」她摷幾摷說:「唔好意思,落少咗嘢。」然後拿走了那碗螢光物體。於是又等了約5分鐘,端來的只是比之前那碗多一些鮮芒果肉粒和花奶,我實在忍不住召來一直企在cashier旁在玩facebook的男經理,我說:「我想問呢碗係咩嚟架?同我係大坑食嘅都唔同,呢碗極其量只係加咗西米同沙田柚嘅芒果汁……」還未說完,這位經理已經連聲道歉:「唔好意思唔好意思,我幫你取消咗佢,你地嗌過其他嘢食啦!」
我的興致已被一掃而空,甚麼也不想吃,老公看了看餐牌,揀了湯圓,並細細聲跟我説:「湯圓最穩陣,唔會出事。」

也不盡然,湯圓端來,我們看了一眼就知–「唔慌好食」,我一向愛喝薑茶,所以先呷了一口湯,從未試過這麼難飲的薑湯,感覺是將一整片片糖溶在一碗水內,是苦的片糖味,而湯圓,的確沒有出事,因為我肯定那些湯圓跟我家冰箱中的一樣,都是買回來的寧波湯圓。
我們二人沒有吃完那碗湯圓便埋單走人,一路上老公不停問:「係咪一樣名咋?無理由差咁遠,係7-11買支楊枝甘露都好味過佢,唔怪之得冇人食啦。」
我也不明白,為何水準相差那麼遠,曾經那是我吃過最好味的奶凍和楊枝甘露,但現在卻變得如此難吃,究竟是谷祖琳嫁了唔想做?抑或已經易手卻還在叼小谷的光呢?

這兩張相都是於2009年11月4日拍的,那時的楊枝甘露和奶凍都是全香港最好味的,估不到才一年多,已經面目全非了。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6 comments

Add yours
  1. sweetcandy

    最近個套 “最強喜事” 谷祖琳有份客串
    仲幫”小甜谷”賣廣告~~~~
    吾會吾做掛, 不過見到妳篇野, 呆左..
    食許留山好過~~

  2. Wink

    我上年去大坑店,叫左個杏仁茶,只可以用難食來形容,連我一個一向被取笑無味蕾的男性朋友亦只吃下半碗合桃露,唉~

  3. peonycafe

    之前在西環吃了紅豆沙 (不是第一次吃的),
    十分杰, 一舊舊,
    同男經理講問可以煮返希d
    佢話係咁樣, 無得煮過
    之後我無再食,
    用iphone影低相,
    埋單時男經理態度轉了,可能見我影左相,
    話幫我地取消左紅豆沙,又話以後都唔會見到有紅豆沙 及豆類甜品, 很奇怪!

  4. michellelau

    penoycafe,
    我那天還未發難, 那經理已即時道歉, 可能佢日日都遇到呢d情況, 所以慣咗


Post a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