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的睿智

網誌

廣告

我好愛陳奕迅的《苦瓜》這首歌。歌詞好,旋律好,而且也是我跟 D 剛認識時他常唱的 K 歌。最近聽,更有感覺。

一直以為,I am not a business management person,也不適合做。回想我的 career path,在我 28 歲開始自己創業之前兩年,已被以前的老闆們晉升為管理層。總覺 business management 的人真正管理的是好多 “dirty job”,簡單講,我不喜歡做!但直到最近,我發現自己可以是一個 business 到不得了的人!

原來 「大概今生有些事 是提早都不可以 明白其妙處」。

為保大局而要在一髮千鈞的時刻作決定,做對了能戰勝洪水,做錯了則把一切淹沒。快、狠、準的「快」和「準」一直是我強項,然而那個「狠」,到最近才體會到那種狠心的「狠」可以有多強大。

還記得大概 10 年前左右,我經常因為看不過眼友人的狠而大吵過好幾次。當時以為自己在伸張正義好有型,最後被逼道歉。到了近日,我卻在做跟友人同樣狠的事。友人大概知道了,清楚我性格的他也必定知道我不會好受,於是致電我:「Winnie Leung 其實你一直都堅持了這麼多年了,我也真心好 respect 你一直的選擇,為什麼出賣了自己多年來的堅持?」我哭著對他說,是為了那個跟我本人利益完全無關的大局著想。 友人是一位非常權威人士,他跟我說:「其實我明啊,我當然明。我想跟你說,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作出同樣的決定。」聽罷,我感到舒服多了。我跟友人說:「只怪我 10 年前不明你在幹嘛。」回頭看,其實10 年前我的料子根本也未到那個層次與境界。

原來,「也像我很糾結的公事 此際回頭看 原來並沒有事」。

不久之後,又下了另一個好狠心的商業決定。本來以為自己會好不開心,怎料狠心過後反而覺得豁然開朗。致電兩位有份量人士拿點意見,卻得到各人支持說這決定只會對發展更好。聽罷,我釋懷了。我承認,有時也需要拿別人的 approval 。但那些人必定是權威性兼有sense 的。不出 24 小時,我跟有關人等落實說:「這是 strictly business 的決定!」對方跟我說:「在理性與感性之間,是要選擇理性。」

講感情的我突然要變得理性真是談何容易,但我冷靜地得出的結論是:要闖出新血路就總得付些代價,也總有些舊思想要被淘汰。Strictly Business 的狠,其實某程度上,是種睿智。

原來,「下半生竟再開學 入迷的終於醒覺 移走最後的死角」。

前幾天,朋友的Facebook 寫了這句:A new path, sometimes is forged by others’ ignorance. (新的路,是被其他人的無知打造出來的)然而我跟會說,A new path, sometimes is forged by others’ ignorance AND arrogance!

突然,覺得條路康莊得很。路,一直都在。

原來,「當睇清世間所有定理又何用再怕?」

Strictly business 的決定有時是痛苦,還好 so far so good!苦過後,的確更加清。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