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性的法國情侶

網誌

廣告

在Sonny家的第三天,終於要面對洗車這項挑戰⋯⋯

我倆首先要將車頂、所有車窗、水撥下的隙縫的落葉全部掃下!因為那些葉都處於半濕的狀態,全都貼在玻璃上,而且我懷疑她有N年無洗車,即使用雞毛掃都很難掃走那些難纏的物體,而最嘔心的是,濕葉中隱藏了大量小毛蟲的屍體。但我發現我的適應力都幾強,平日最怕蟲的我,為了get the job done,竟然夠膽將它們統統撥走!當我們將所有落葉、樹枝和蟲屍全數掃走後,眼前的物體終於似返一架正常的銀色私家車!

之後,我們將一個品牌叫LOC的清潔劑混入暖水之中,起泡後就用布抺在車身上!這支LOC的去污力特強,就連那些黏著玻璃的一點點不知名的物體都可以輕易除掉!雖然大家在烈日下足足抺了兩小時,但都不覺得辛苦,相反覺得好有滿足感,因為before&after有太大對比了!恰巧Sonny在這個時候走出花園,她不斷地大叫:「Amazing!!!」看來她極其滿意!

洗車後,Sonny說有一對法國couple來做helpers!這對法國情侶和我們一樣,都拿了Working Holidays Visa,但他們的犧牲很大,除了辭了職,還把樓賣掉!不過他們想趁結婚之前去看看這個世界,所以便不顧一切了!他們還打算買一架有睡房有廚房有廁所的旅行車,一邊工作一邊環遊澳洲~~兩年!!!好浪漫呀!

他們到達後,我立即捉住他們傾偈,不是偏見,可能是我孤陋寡聞,又可能是我總是遇到不太友善的法國人,他們予我的印象大都是冷漠、高傲、懶惰(但從好的方面想,他們是有型、自我、懂得享受)。不過這對巴黎情侶,卻十分友善、健談、勤力、負責任。

我們在晚飯時談了很久,然後我猛然發現,我可能誤會了之前所看到、感受到、意會到的法國和法國人。

誤解一:我以為法國人好hea,過了lunch time都會「蛇」出去嘆咖啡。

法國情侶解說:「我們的工作時間很長,通常上午9時要返到公司,但我起碼要OT到晚上8時。我之前做過賣printer的sales,要返星期一至星期六,我覺得完全無私人空間,那根本不是生活,只是返工、返工、返工!至於下午去飲咖啡,是我們用lunch time偷閒,基本上我們只有一個小時的lunch time,但有時我們會在飯後去飲杯咖啡,但如果你花多了一個小時飲咖啡,就要遲一個小時才可收工!」

誤解二:我以為巴黎在星期日變了一個死城,是老闆們的意願,以為他們寧願休息,都不爭取時機大賺遊客錢。

法國情侶解說:「當然唔係啦!其實有很多老闆都好想在星期日開舖的,但這是法國政府的法例!政府禁止所有店舖在星期日做生意,如果違規,就唔可以再開舖!星期日,只要少數餐廳可以申請牌照開舖。其實我們都覺得好唔方便,就連24小時營業的麥當奴都無!」

誤解三:我以為法國人好無賴,因為一些當地人坐地鐵時並沒有買票的習慣。

法國情侶解說:「梗係啦,你知嗎?即使被地鐵員工捉到法國人坐霸王車,罰款都平過一張票的價錢!他們都覺得罰錢無所謂,所以又會有誰去買飛呢?我覺得是法國政府的錯,我去過新加坡,頗欣賞當地政府適當時候採取的強硬手段,發現那兒做錯少少事都要罰,人民不想被罰,社會才會井然有序。」

誤解四:明明巴黎的生活指數很高,但他們卻說平過澳洲好多?

法國情侶說:「我們無想過澳洲的生活指數這麼高,在巴黎,食物、住宿、買必需品都平過在澳洲!我們覺得這裡的車費和法國差不多,但我們都想截順風車,因為我們要慳錢。我原本打算每人每日只花AUD5(約$35港幣!!!WHAT???),但天天都over-budget!」

誤解五:我以為法國人每餐都要飲幾杯酒,但他們只飲橙汁?!

法國情侶解說:「在lunch time一定唔會飲酒,因為之後要返工。我們也不是晚晚都飲餐酒的,大約一星期四晚吧!星期六、日晚一定會飲啦。」

我覺得他們身在福中不知福,一年有五個星期annual leave的他們,知道香港人普遍只有10日annual leave後即時語塞,洗碗時偷偷的跟我們說:「到法國打工吧,無香港咁辛苦。」

我們唯有以苦笑作回應。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