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KANO》

網誌

廣告

很久沒試過在看電影時,有種不想它完結的感覺。

《KANO》戲中一幕幕奮鬥的場面、一個個堅毅的棒球小子、一張張充滿狠勁的面孔,不同外貌、不同種族,卻有著同樣的肯定眼神。由寂寂無名的農村棒球隊,飽嘗嘲諷,幾經辛苦,到最後成功打入甲子園,故事非常激昂,撼動人心。

我自己沒有這樣被人看扁過,所以其實不是很有共嗚,但不知怎的一邊看還是一邊覺得好緊張。他們練習途中,有隊員的爸爸雙腳受傷了要住院,要離開球隊,旁人都說仔們這支鄉村球隊怎能打入甲子園,別的學校甚至嘲笑仔們,有時是天雨影響練習,設備和資金不足也是他們窮苦學生最難解決的問題,打入甲子園之後,還有日本記者嘲笑他們是混集多種族(三族共和)的球隊,問台灣原住民、漢族及日本人怎樣溝通。可是誰人沒試過遇到難題呢?在難題中的人會迷失,會覺得特別難熬;但是這時候就最能激發起潛能,最能爆發出驚人的能耐。而《KANO》要說的就是只要一大班小伙子都以一個目標為理想,就算沒資金、沒好的球場、沒天賦異稟的才能,就算有時候你手上的牌不如別人的好,可是你贏的就是那份拼勁。他們日以繼夜練習,開初每天早上被迫早起跑步,覺得很辛苦,後來都很輕鬆了。開初被村民質疑能力,後來贏了幾場之後,大家都對他們刮目相看,直到臨打入甲子園和在甲子園比賽的時候,更是全市哄動,為他們緊張歡呼。投手吳明捷(曹佑寧飾)比賽時意外弄傷手指,令投球多次失誤,可是作為最後一場比賽,他忍痛投完了所有的球。為了不讓血令球滑出去,他甚至不惜將手指插沙裡,為的就是增加摩擦力。然後一整隊防守隊員拼了命去接球,為的是吳明捷的夢想,也是整隊球員一路走來的夢想。

其中有一幕相當深刻,一位老師以種木瓜作比喻,他示範在木瓜樹的根部打進一口鐵釘,令它有「快要死去」的危機感,然後就會義無反顧的用力去開花結果,為的就是讓最後的生命階段留點成果。他還說,旁邊的木瓜樹也會被它所影響,一起長出肥美的果實。到最後吳明捷滿手鮮血,隊員就以這理論說服教練讓他繼續比賽。而的確,整隊球隊都因為有不想輸的心,知道可能是最後一場比賽了,於是人人都拼命去打。

看完了,才知道是魏德聖導演的作品。他執導的《海角七號》也是另一部我很喜歡的電影,熱血又充滿感情,令我認識了墾丁這地方,也喜歡了男主角范逸臣 😛
今次看《KANO》,我又覺得曹佑寧好可愛 😛 😛 😛 19歲的台灣男生曹佑寧飾演戲份最多的吳明捷,現實中他也是個棒球員,不過原本是外野手的他,為電影苦練投球技巧。

這篇blog打遲了點,戲好像已經落畫了,希望大家日後可以從其他徒途徑看到,絕對勵志的!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