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青年旅舍扮年青

網誌

廣告

Backpackers hostel 的房間由單人房至22人房不等,去得working holidays,不是去自閉,而是去感受世界,當然唔會住單人房。總覺得Backpackers hostel這件事好新鮮、好年青!

我試過住4人房、6人房、8人房、10人房、16人房和最惡劣的22人mixed dorm,我覺得多少人住一間房都不是問題,最重要是房間的衛生情況,如果間房夠企理,22個男女住在一起都可以接受。

通常愈多人住的房間,空間感反而愈大,相反4人房、6人房很多時候都很迫,不幸的話還會無窗戶呢!

所以我在旅程的後期都愛住在10人以上的房間,一來可以認識多些不同國籍的朋友,二來房租會更平!
住4人房的經歷:
我們初到埗的時候,就在悉尼最多流氓和吸毒者的集中地Kings Cross租了一間很Colorful的backpackers hostel,而且一住就住了5個晚上。

和我們同房的是兩位北歐女人,不過她們很文靜,有時候早在晚上八、九時就要就寢。

由於我們有必要plan行程,所以唯有竊竊私語,(她們竟然覺得廣東話好似德文!!!!!!!!!)而她們也會在sleeping bags中輾轉反側……我們不好意思,只好轉戰樓下的廚房。當我們回去準備沖涼的時候,她們通常已關掉所有燈,我們只好用電筒摸黑拿沖涼的用品……這就是香港人和北歐人生活模式的大不同!她們天天都很早起,我們十一時多起床的時候,她們已不見影蹤!

看她們的樣子,應該年過30的了,但她們會肯花半年的時間純粹去旅遊。她們都沒有拿Working Holiday Visa,去澳洲,只為過農莊的生活。澳洲生活指數之高,非一般的香港人能夠輕鬆應付,所以我們都很心急找工作,反之,這兩名北歐女子,卻可以在沒有經濟壓力之下暢遊澳洲半年,可想而知她們國家的福利有多好!

另一次住4人房的經驗,是我和Katrina分道揚鑣之後的事。

因為我一個人由墨爾本飛去柏斯,人生路不熟,終於還是book了YHA較貴的四人女子房。

住在我下格床的是三十多歲的德國女人,和之前遇到的北歐女子們一樣,她是來享受幾個月的澳洲之旅,不為工作,不為甚麼。

因為我下一步是準備去澳洲中部Uluru,而她已經從那裡回來了,她給了我不少意見,又告訴我要買甚麼物品等等,對於我這個沒有做research的人來說,那兩天,上天真的給予我臨急抱佛腳的好機會!

另一英倫女子,臉上長滿雀斑,勁cute,她之前已在紐西蘭打了一年工,希望可在柏斯找到工作。

我看見她上網找工的焦急心情,就好似看到自己以前的影子。因為我在柏斯的日子已接近旅程的尾聲,所以我都有問她會否和我一起去玩,但她似乎已用盡盤川,她說待賺到錢才去玩……我亦發現,她們對於旅行的意義,和一般香港人很不同。我問她們去過哪裡玩?她們的答案大多是:「只在city閒逛、在公園坐了整個下午……」她們沒有必去的旅遊景點,只有必須感受的事、人,又,或者,沒有目的,她們只想遠離自己的國家,沒有想太多。
住6人房的經歷:
在悉尼住青年旅舍的時候,經常會遇到「早歸、晚出」的外國女子,有時候,她們會早一點回房(零晨時分),但就會成身酒氣,而且唔沖涼就上床瞓覺。

遇上這些「道不同不相為謀」的人,我們都很少主動和她們說話。

她們即使在清醒的時候,都不忘計劃晚上著乜衫、underwear出去玩,又會跟其他人討論識了多少個男人等等,她們來澳洲的目的,只為了悉尼的夜生活?

我不知道。我只覺得她們睡到日上三竿(有時候不只),真的很浪費青春,雖然她們浪費得起。

燃燒青春是她們的事,不過她們下午仍在睡覺,時刻關上窗簾布,在零晨時分才跌跌碰碰回來,真的會影響到其他人嘛……

又有一次,我感到種族歧視。

外國人大都很率性,很多隨身物品都隨處放,他們真的可以將I-PHONE、MAC BOOK放在當眼處叉電,然後離開房間,不過,這樣又會很易引發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睡在我上格床的德國少女很可愛,大大小小的事都會告訴我,很多時候都會向我發勞騷,話餐廳老闆的心情變幻莫測,身為德國人的她真的好唔慣,因為她們開心就會開心一整天,不會對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臉孔。

某清早,她問我有否見過她的叉電器,我話無,但她都叫我四圍找找,因為她懷疑從她的上格床掉了下來,又不斷話要花錢買過云云。

我找過後真的沒有發現!

我只好繼續睡,而她只在我床邊找,我亦聽到她的黑人好友細聲的問她:「How about the Asian girl?」哼!我忍不住了,我就起床跟她說,有可能是house-keeping的人不小心當垃圾拿走了!但她們仍在房中找來找去,我都懶得理她們了。

最後,那叉電器竟然在她的黑人朋友的袋中發現!我內心極度不爽,難度我的個子不及她們高,沒有霸氣,就可以屈我?

又有一次,我遇到一個從不踏出房門的人。那是我有史以來覺得最恐怖的經歷。

話說我和Katrina在墨爾本搬進了一間6人的女子房,我們check-in的時候已是下午四時多了,但那間無窗的房間中,有一個黑影在晃動著,原來在最入的那張床上,有一個女仔坐了起身。我們當然禮貌地和她打個招乎,然後,便在頗黑的環境下整理行李。

誰知,那名女子一動也不動,keep住剛才的姿勢,一直望著我。

我於是友善地望回她,但,我發現她的眼神是空洞的,她是望著我,但沒有焦點。

我不敢告訴Katrina,只著她快點執拾,盡早離開,因為每一次看她,她都是呆呆的看著我,好奇怪!

Katrina說我多心,那好了,可能是她比較累的表現吧!

那一晚,我在bathroom聽到其他和我的roommate在說話,內容大意是:「她是癲的,之前已經試過幾次上天台話要跳樓!」雖然沒有指明道姓,但應該是在討論她們同房的人,即是,那個古怪的人吧!

回房後,Katrina竟告訴我:「睡你樓下那個黑人剛話我知,今日下午見到那個女仔好古怪,叫我們要小心佢!」我都覺得佢怪啦~~一早!

但又有幾怪呢?

「她在這裡出晒名,因為已經在這間房住了幾個月,但她很少踏出房門,成日瞓覺,又或者呆坐在床,人人都怕了她!同房的人都懷疑她是小偷!人人都想轉房,但又full晒,被迫要同佢住!」

莫非她就是那個要上天台跳樓的癲婆?

之後那幾天,未知是否心理作用,我覺得她經常凝視著我,間房又細,其他同房又成日外出,見到她一臉呆滯的樣子,真的好恐怖!

有一晚,她更將臉靠近我的床邊。

在這間backpackers的最後一晚,因為我知道房間將會只有我、Katrina和她三人,所以我誓不冒險,決意在另一個香港朋友的房間「屈蛇」!
住10人房的經驗:
我自己一人在Perth的時候,我住進了10人mixed dorm,和不同國界的男人同房。

尤記得推開房門的一刻,房中有8位上身赤裸的紋身漢同時看著我,他們突然鴉雀無聲,時間仿佛靜止了,寧靜的空氣令人倍添尷尬,而我當下腦海中的疑問是:「為何全部人都只穿內褲呢?」

我把行李放下後,就即時直奔詢問處,我懷疑自己進了男子房,想問個究竟。

但壞消息是,我沒有進錯房,那一晚的booking,是我將會跟九個男人同房。而且hostel 的 booking 好 full,我不能轉房。附近也沒有其他 hostel 或 hotel 有空房。

我在街上獨自流連到晚上十一時多才回去,那時候房內的「內褲男」的數目減少至4個(其他人應該出去飲酒),有一個帶點微醺的,握我的手握到上手臂,我唯有用力撥開他的手,然後用被蓋著頭便倒頭大睡。

他也知難而退。

但一出房門,便在發癲大叫。

那時候,我才明白為何他們人人都只穿內褲,因為房間的冷氣壞了,而那時正時氣溫接近40度的炎夏!

最怪的是,我明明打開了窗,但他們卻愛關上窗睡覺。

禍不單行,與此同時,竟感覺到有床厾在咬我的腳,救命!

好不容易捱過了一夜,太陽出來後,我發現有一翻新景象: 昨晚「發酒瘋」的人,換了一套斯文衣著,還微笑向我講早晨!

其他「內褲男」變回陽光男孩,他們有些是運動員,但都要check-out了。

自此,我就不再怕自己住mixed dorm,因為大多數的外國人只是過於率性,若你不犯他,他也不會犯你。

加上,很多人都只會住一兩天而已,不合嘴型的,只要不理會就行了。

相反,我也遇過不少因住在同房而成為朋友的人,我有一位朋友更在青年旅舍認識了一位法國男生,其後發展成為情侶呢。

住青年旅舍的瑣事太多,也不能盡錄,我覺得,住豪華酒店是有私隱,但我若果再自己去旅行,都依然會選擇quality好一點的backpackers hostel(因為和另一半或朋友去旅行,大家都未必肯住青年旅舍),畢竟,有些事,年紀再大一點的時候,就不會再做,就趁自己還對新奇事物有興趣時,住住青年旅舍看看不同的人情吧。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