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搵到農場工!

網誌

廣告

正所謂「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在Margret家打電話搵工那個下午,我們打了差不多五、六個電話,全部工頭都話農場還未有工開,誰知第二日晨早6:30有一個電話擾我們的清夢!

原來是其中一個聯絡過的agent,她說在Shepparton有工開,但卻要立即起程,坐車趕去返工,之後還有幾個電話陸續帶來好消息,但他們都要我們到偏遠的地方工作,所以都一一婉拒了。Shepparton的agent再來電,她說如果我們今日趕最早班車去的話,就可以肯定有fruit packing的工作,如果明天才到的話,都應該會有工,但就不能100%肯定。

我們經過一輪相議後,還是決定明天才到Shepparton。

出發那天,我們拖著超重的行李,去到Margret家附近的火車站等火車,那天,個天好灰,天氣好凍,而且我們還要在那個超級荒蕪的車站等了一個鐘頭火車,等待的一個小時中,成個火車站只得我倆,月台上空無一人,有時還有烏鴉在頭頂飛過。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終於到達Shepparton,那裡好空曠,四周放滿貨櫃,當有風過的時候,地上會刮起大量沙塵,整個車站又係空無一人,一落車就幾乎踏入了疑似森林的地方,我心諗:「究竟我會去邊?這就是我們即將要工作的地方?來接我的又是怎麼樣的人?」

等了一會,幫我們安排工作的Danny終於到了車站,他要收我們每人AUD$80(約$600)介紹費,但就包一定有工開,而且會幫我們找住宿,我們可謂「肉隨砧板上」,很無奈!

他先載我們去超市,給我們一個小時買日用品和食物,他表示還要去載其他人,一小時後會回來接我們,他叮囑我們不要在車上留下貴重物品,就是這樣,我懷著不安的心,將那個沒有貴重物品,但有好多衫的行李留在他的車上,看著他的車絕塵而去,我叫Katrina一起把他的車牌記著,以防萬一。

一小時後,Danny的車回來了,但車上坐多了兩個男人,坐前座的是頸上和右臂都有紋身的男人,和我們一起坐在後座的是光頭彪形大漢,他們予我的感覺就好似黑社會大佬。我暗忖:「他們是甚麼人?他們要載我們去哪?真的有工開嗎?」

我一直不敢出聲,但一直留意著他們的舉動和粗口橫飛的說話,始終,我們真的要好好提防一下。

突然間,坐我旁邊那個光頭男人很友善地和我說話,他們是馬來西亞人,都是特地來這裡打工賺錢的,因為馬來西亞一般的月薪只有馬幣$1,000(即約港幣$2,000左右)。我於是問他很多有關他做fruit picking的事,等我知多些資料都好。

過了一會,Danny載我們去了一個farm stay的地方,叫我們下車看看我們的房間,不過,我們還沒有進去,Danny已經搖晒頭:「有點糟糕(國語)!」

我一看之下,真的非常糟糕!那是一間只有幾十尺的房間,入面只有兩張床,地下勁多塵、又亂,感覺好似鬼屋,好恐怖!我未開聲,Danny已經話:「如果要你們住在這裡簡直是侮辱!我們等負責人來,問他們可否轉你們去別處。」

負責人就是一個好惡的女人,她一聽到我們要搬,就怒目而視:「點解要搬?呢度有咩唔好?全部幫我做事的人都住在這裡,你們搬出去的話,我每日又要專登出去載你們兩個!」我不知如何招架,幸好Danny出手相助:「她們以前幫我工作的時候(大話),試過被「鬼佬」蝦過(當然又是大話),她們現在見到「鬼佬」都怕怕的(我即時交戲,好可憐地望著那個兇惡的女人),你這裡住了這麼多「鬼佬」,她們真的好怕啊(我狂點頭)!」豈料那惡女人的態度竟即時軟化:(溫柔地)「好啦,好啦,你們搬啦,不用怕啦。」始終,女人對女人還是有同理心的。

於是,我們搬去一個Caravan Park,又再次住在Caravan入面。

尤記得坐在私家車內的我,見到一些面積較大的「車箱」有冷氣機,還以為自己走運。誰之,我們無緣進駐那些「豪宅」!因為那些有冷氣機的「車箱」叫Carbin,面積較大,適合四人以上居住,據說,即使在屋內踩單車都無問題!不過,房租就是我們住的Caravan的一倍!

下車後,幫我們安排工作的Danny說「這間屋好呀,在大樹底下,不會太熱。」對!散熱是很重要的!因為這類屋都是用鐵皮建成,可謂「冬涼、夏熱」,加上我們住的那種是全park最cheap的(每人每星期的房租是AUD$80),莫說冷氣機和暖風機,就連風扇都無一把!不過住這類Caravan park要注要的是,一定要在check out 日期前三天至一星期前通知,否則老闆會多算你一星期的房租!

搬了全部行李入屋後,我們都不敢亂開燈,煮飯亦唔敢開太耐爐,因為電費和煤氣費是另計的!

我們為了令室內較光猛和令空氣較為流通,只好打開門口,務求令黑暗中多一點光明。

安頓好後已經入夜了,我們唯有開客廳的燈,然後開始煮一頓簡簡單單的晚餐。不過,當我開了兩個爐頭煮食的時候,問題來了,我們屋的警報系統竟然不停地響,而且愈來愈大聲!Katrina一面用手掩蓋警報系統,令刺耳的響聲得以舒緩,而我,除了立即熄火,就是開窗和用書大力撥散油煙(那裡沒有抽油煙機)!場面超級攪笑!

我對睡房不敢寄予厚望,一如我所料,窗框有很多蜘蛛網,可幸的是,我們都有私伙的sleeping bags,不用和那張看來很污穢不堪的床有身體接觸。

我們住了那裡一個多星期,我幾乎晚晚都扎醒,第一晚是熱醒,之後晚晩都是凍醒。

至於洗手間,則是一視同仁,無論住較大的「豪宅」,抑或「豆腐潤」,都要走一段路去Caravan Park內的公廁!其衛生程度和一般公共泳池差不多,不過最令我介懷的,始終是數不清、殺不完的昆蟲仔。

那時候天天都下著毛毛雨,廁所入面有勁多識跳的草蜢、蝗蟲和超多蚊,第一晚沖涼的時候,我不知尖叫了多少次,第二晚,更因為有一隻草蜢擋住沖涼房的出路,令我自願被困在那裡,都不敢跨過牠……,介紹費已交,但有無工返還是未知之數,而且每天都要和那些恐怖的昆蟲們角力,那一刻真的萬念俱灰。其後,我由一定會帶備驅蟲劑才敢沖涼,演變成穿越在蝗蟲堆中都不怕,回想起來,我也很佩服當時自己的適應能力!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2 comments

Add yours
  1. Cherry

    Wow you are so brave! I don’t think I can ever live there haha. Add oil and hope your trip will bring you other amazing experiences!

    Love your quote too, ” 不想把工作帶進生活 乾脆把生活帶進工作” 😀

    Add oil!!

  2. katelau

    Dear Cherry,
    I was not brave, I was just curious about the farm life and would like to experience independent life outside the city, it was kind of adventure and in this process you can know more about yourself… I think everyone can do it as I proved that human being can adapt to any unexpected situations…haha!
    P.S: I am grateful to have such a job which sometimes really can make me embrace 生活 …(so as in my quote)
    Cheers,
    Kate


Post a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