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港產插畫家

智慧女生|80後港插畫家日本比賽奪冠 Mankee:想畫繪本畀香港小朋友看

智慧女生

廣告

智慧女生‧獨家專訪| 「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呀?」在香港這個功利主義掛帥的社會,要堅持自己的夢想,需要有一個強大心臟去抵得住旁人冷言冷語的無情打擊。剛於LIMITS日本數碼藝術比賽奪冠的80後港產插畫家Mankee,寒窗苦畫多年終能衣錦還鄉,可以挺起胸膛對住曾勸她轉行的親戚們一吐怨屈,「相信自己所選,堅持每次接到工作要做到最好,百分百全程投入,有時或會覺得很迷茫,但我相信做得好,就會有人欣賞!」

80後港產插畫家日本數碼藝術比賽奪冠

「好想多謝媽媽,無論我去讀設計又好、畫插畫又好,她都她支持和鼓勵,讓我有自由去選擇想做的事。」

Mankee對插畫的熱愛得從小時候開始說起,「小時候好喜歡畫貓,家庭環境不富裕,好多玩具都買不起,那時就會跟哥哥一齊畫出來玩。哥哥大我6歲,畫畫好叻好靚,小時候我會模仿他的畫作,互相影響扶持。」不過,要數到影響她最深的一定是媽媽,「媽媽興趣廣泛,以前好鍾意車衫、剪頭髮到現在則改為畫水墨畫,她喜歡藝術,耳濡目染,令到我和哥哥都喜歡上畫畫。小時候,我畫畫不及哥哥出色,但媽媽總會找到我畫得好的地方來稱讚我、鼓勵我,到後來我想要學設計、想做插畫師,她也給予無限支持,讓我自由度去選擇。完全不把住大屋、過富貴生活這些社會大眾認定的成功定義加諸於我身上,她只想我可以做到自已喜歡的事,收入足夠生活就可以。」多得家人支持,她可以全副心思都放在尋夢之路。

80後港產插畫家
(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80後港產插畫家 Mankee除了動物外,也很喜歡畫女生。
Mankee除了動物外,也很喜歡畫女生。 (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80後港產插畫家 三色貓主角HOKO性格活潑開朗,像英雄一樣,幫助其他小動物。
三色貓主角HOKO性格活潑開朗,像英雄一樣,幫助其他小動物。(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在香港要當個全職做插畫家很難,工作量不穩定,收入實在太少,無辦法維持生計。」

Mankee先後在 IVE(香港專業教育學院)、香港理工大學修讀產品設計系,畢業後理所當然地從事兒童面向的產品設計工作,為了生計,只能在工餘時來做插畫,及後受到疫情影響,設計公司重整架構並撤離香港,她被迫離開comfort zone自己開工作室,「現在會多時間一點專注去做插畫,不過仍然要以Freelancer的方式幫舊公司兼職做產品設計賺取收入,時間分配大約各半。」直到現在拿了世界性的獎項也開始有點知名度,她仍需要以其他工作去補貼收入。撞過無數次板的她,特別提醒有志成為插畫家的年輕人要活在當下,珍惜每次機遇,「香港有好多好叻的插畫家,但商場、品牌都只會找人氣高的來合作,機會不是沒有,但主動要爭取曝光、尋找機遇,將自己人脈擴大。」

80後港產插畫家 以日常社會議題為題的作品。
以日常社會議題為題的作品。(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80後港產插畫家 針對烏克蘭戰爭的反戰作品。(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針對烏克蘭戰爭的反戰作品。(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門外人覺得插畫師不過是下載個APP、拎住個iPad畫畫吓啫。」

有人說在香港做設計慘過食屎,但想不到原來畫插畫比做設計更被看輕。Mankee曾在補習社為兒童教材插畫,雖然人工低,但跟同事們都很享受這份工作,可惜後來公司執笠結業,「有親戚好意地說朋友做秘書,月入數萬元,要不要介紹給你?我聽完即刻爆喊出來。」現在回想,卻能從容面對,她笑說做插畫師堅強心臟才可以生存,「我又不是要賺大錢,只想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在外國每個人會因應自已的喜好去搵想要的將來,享受工作和生活,即使是咖啡師,他們也會視是一個專業,收入跟老師、護士、司機等工作相若。」門外人看插畫師不過是塗塗抹抹畫公仔、沒啥技巧可言,不同產品設計需要了解工學、印刷或物料特別的知識及技巧,「其實畫插畫一樣需要專門知識,需要經驗累積,構圖、用色及上色技巧都要考慮,才能完整地傳達到意思,這些都需要年月吸收新知識、累積經驗技巧。」她說既然改變不了別人的有色眼鏡,唯有在心態上調整,堅守信念做對的事,保持良好心態,做好自己。

80後港產插畫家 Mankee自己最最喜愛的作品,畫作中描繪了三色貓主角HOKO和其他小動物,在秋日的森林中散步,一貫溫暖的用色,看了很有治癒的感覺。
Mankee自己最最喜愛的作品,畫作中描繪了三色貓主角HOKO和其他小動物,在秋日的森林中散步,一貫溫暖的用色,看了很有治癒的感覺。(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不計輸贏,沒有想過可以在比賽中可以撼贏高牆。」

「對我來說,夢想不是要定立及實踐目標,而是做到當下想做、且有能力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Mankee常說自己隨遇而安,只是當遇到機遇就本著大無畏的精神,以開放思維迎接挑戰,「參加LIMITS日本數碼藝術比賽完全是無心插柳,當時有個做NFT的單位UCOLLEX提議我去參賽,最初只是本著參與的心態在網上遞交作品,後來到入圍香港8強到贏出比賽代表香港去日本比賽,很開心跟來自日本、新加坡及台灣的高手比賽。在日本隔離時心情太緊張,出戰前都專注不到去練習,最初的目標只是想在廿分鐘完成不失禮的作品,沒想過會贏,到最後可以撼贏幾近戰無不勝的『高牆』日本對手兼勝出比賽,一切來得好夢幻、完全不真實,好好彩,多得這個比賽了解到自己得強、弱項,也意外地讓更多人認識自己。」能夠被肯定,機會也會隨之而來。

80後港產插畫家 :LIMITS數碼藝術極限挑戰賽台灣、新加坡、香港和日本各地插畫高手參賽,Mankee得獎是比賽史上首次由女性插畫師勝出,意義非凡。
:LIMITS數碼藝術極限挑戰賽台灣、新加坡、香港和日本各地插畫高手參賽,Mankee得獎是比賽史上首次由女性插畫師勝出,意義非凡。(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80後港產插畫家 比賽會隨機選出兩個關鍵字再組合成主題,參賽者要在限時20分鐘內,根據主題完成作品,再由評審和觀眾投票定輸贏。
比賽會隨機選出兩個關鍵字再組合成主題,參賽者要在限時20分鐘內,根據主題完成作品,再由評審和觀眾投票定輸贏。(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80後港產插畫家 決賽分三關,第一關畫完又改,渾噩了一、兩分鐘,才開始進入到比賽節奏,完場後極不滿意自己表靚,跟哥哥檢討後,決定之後要做回自己擅長風格。
決賽分三關,第一關畫完又改,渾噩了一、兩分鐘,才開始進入到比賽節奏,完場後極不滿意自己表靚,跟哥哥檢討後,決定之後要做回自己擅長風格。(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80後港產插畫家 第二關與最強的日本對手比賽,Mankee以自己擅長的可愛風格力拼,最終能夠勝出。
第二關與最強的日本對手比賽,Mankee以自己擅長的可愛風格力拼,最終能夠勝出。(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80後港產插畫家 贏了日本對手後壓力全消,去到總決賽已經無想贏輸,純粹好享受當下好開心的心情,享受個比賽。
贏了日本對手後壓力全消,去到總決賽已經無想贏輸,純粹好享受當下好開心的心情,享受個比賽。(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80後港產插畫家 勝出比賽之後,Mankee賺到了關注,也因此開始籌備個人首本兒童繪本。
勝出比賽之後,Mankee賺到了關注,也因此開始籌備個人首本兒童繪本。(圖片來源: Mankee授權圖片)

「對我來說,香港就是個家。我好想畫一本有關香港繪本畀香港小朋友看。」

深受卡哇兒、哈日文化影響的Mankee,作品風格繽紛可愛,帶給人很溫暖療癒的感覺,「曾經有段時間以很寫實、迫真畫風去作畫,但我覺得太灰暗、好肉酸,回到最初,我是想畫插畫繪本是給小朋友看,所以不如改以我的貓去講,畫面靚之餘更易理解。」她畫作中的主角HOKO(怒魂) 是一隻出生於香港的三色貓, 名字靈感來自 HOng KOng,於傳説中四月的第十一天、木棉盛開的「木棉花日」出生,每天騎着木棉雲四出幫助身處困境中的朋友,為所有不公義發聲,「無法去阻擋大時代的轉變,在有限的能力下,好想用繪本記低下現在的香港,為消失的景物、動植物做一個紀錄。」

她現在埋首創作HOKO 首本繪本,內容大約是由 HOKO 遇到猴子投訴人類行山製造嘈音,嚇到猴子BB走失而展開拯救行動,旅程中會為中華白海豚、野豬等解決問題。繪本將呈現香港的地標建築、動物及社會時事,「我覺得長大成一個怎樣的人是受到小時候受的教育、環境影響,繪本可以灌輸正向意識、價值觀。我好想香港小朋友可以看到一本香港繪本,若能出版並在各大書局、圖書館見到自己的作品,這應該是我最大的夢想。」這些年經歷種種創傷,好多香港人都有情緒病,「希望大家看到我的繪本,可以有正向思維,慢慢療癒自己,再感染身邊人。」

80後港產插畫家
(圖片來源:Mankee授權圖片)

香港插畫家。Mankee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產品及工業設計系,從事兒童繪本,插畫創作風格走日系可愛路線,用色鮮明繽紛,希望作品能為身邊人送上甜蜜和正能量。

FB:https://www.facebook.com/oh.mankee

IG;https://www.instagram.com/oh.mankee

撰文:Onki Chan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