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仔嘜第四代

雞仔嘜第四代傳人曾花7位數改革失敗 認清定位為移民送暖:唔變一定被淘汰

智慧女生

廣告

人說富不過三代,不過要是能來到第四代,應該是有自家獨門心法。香港經典品牌雞仔嘜第四代掌舵人譚天韻(Alicia)與譚天逸(Jennifer),以姐妹檔形式主理品牌。二人專業背景南轅北轍,相同的是二人13歲時去了英國寄宿學校讀書,以及在爸爸退休時相約共同接手。

雞仔嘜第四代 譚天韻Alicia)與譚天逸Jennifer)二人現時是雞仔嘜的第四代主理人。
譚天韻(Alicia)與譚天逸(Jennifer)二人現時是雞仔嘜的第四代主理人。(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雞仔嘜第四代姊妹英國寄宿學校成長 造就主動開拓個性

「那時學校在英國中部Midlands的一條小村,上學時會有羊群在旁邊經過。學校有很多活動,每日下午一定要做運動,傍晚一起在大廳做功課,晚上9時準備就寢,10時關燈、收電話,所以每天非常忙碌。」妹妹Jennifer補充說:「初初要適應英文及學習環境,多於生活習慣,因為學校將你的schedule由朝早7點排滿至9點,反而是要學懂怎樣在上課時發揮自己。有些老師甚至不要求你舉手,要求你坐在位中隨時主動發問,這跟香港的學習互動完全不同。」

或許正正就是這種不同,成就二人在管理品牌上主動開拓、愈挫愈勇。

雞仔嘜第四代 被稱作二家姐的Jennifer右一),經常被誤認成大家姐。
雞仔嘜第四代:被稱作二家姐的Jennifer(右一),經常被誤認成大家姐。(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棄高薪職業 相約接手家族生意

譚氏四姊妹中,譚天韻(Alicia)與譚天逸(Jennifer)最年長,但驟眼看來,Jennifer更似家姐,畢竟二人只相差一年。家姐Alicia畢業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經濟系,曾於羅兵咸永道管理資訊部及匯豐銀行任職顧問工作8年,妹妹Jennifer則自小愛畫畫,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曾為不同發展商、品牌作策略顧問工作。

「我本身很抗拒回香港工作,讀大學時很重視訓練學生思考品牌或設計背後的理念,但我在香港當過設計實習生,一天要做三款海報,連基本資料搜集的時間也沒有,更別說理念。」Jennifer抗拒還抗拒,還是選擇回來香港,直至2012年爸爸準備退休之時,二人決定共同接手生意。

雞仔嘜第四代 震歐線衫廠最早見於1930年代,由譚耀雲成立,戰後在青山道自設廠房,生產線衫、內衣,雞仔嘜本是其中一個品牌,後來因雞仔圖案包裝大受歡迎,逐取而代之,漸成為人所共知的香港品牌。
震歐線衫廠最早見於1930年代,由譚耀雲成立,戰後在青山道自設廠房,生產線衫、內衣,雞仔嘜本是其中一個品牌,後來因雞仔圖案包裝大受歡迎,逐取而代之,漸成為人所共知的香港品牌。(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雞仔嘜第四代 提起雞仔嘜,很多人會立即想起內衣系列,特別是羊毛內衣。
提起雞仔嘜,很多人會立即想起內衣系列,特別是羊毛內衣。(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接手後衝擊:花7位數打造前衛時裝 新舊客皆不討好

「很多朋友都好奇我們接手經營品牌,最常聽的是:雞仔嘜好老土。」Jennifer說得非常坦白,雞仔嘜長久以來與羊毛內衣,劃上了等號。姊妹二人接手後不久,便心急想為品牌「洗底」。「當時我們做一些market research 說我們老土,那時候想最容易就是從時裝系列入手,同事們雖有意見,我們還是做了一整個系列新款式,大膽用上粉紅、黃、baby blue等顏色。」

雞仔嘜第四代 投入近7位數字的時裝系列,可惜銷情久佳。
投入近7位數字的時裝系列,可惜銷情久佳。(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投入近7位數字的時裝系列,結果如一眾員工所料,走得太前,既吸引不了新顧客,也不受舊客人歡迎。「我們用了一整季去試,差不多7位數字,既用了新顏色,卻用上舊式闊身剪裁,結果賣得好慢好慢。」Alicia笑言她們還是喜歡那系列,不過學懂了尋求平衡與聽反對意見。

「(反對意見)一定要有!我們兩個腦也不夠全面!」Alicia一臉認真地說。

雞仔嘜第四代 訪問在品牌現今歷史最悠久上海街門市進行,店長做了差不多30年,看著譚氏姊妹成長。
訪問在品牌現今歷史最悠久上海街門市進行,店長做了差不多30年,看著譚氏姊妹成長。(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學習管理 先放低自我

自小學習講理念,這回Jennifer才發覺,一直將「家人」掛口邊、放在電視廣告上的口號,原來員工聽不明白。「因為我之前工作經驗都是不斷講concept,為發展商設計一個宏觀的企劃,好high level 有時落唔到地;那時剛來到公司,嘗試指導同事品牌的DNA是什麼,才發現根本沒人明白我想要什麼。」Jennifer坦言自己花了很多時間去適應。

兩姊妹先將構想的理念化成日常工序,「我們想提倡caring(關懷),到底什麼是caring?很簡單,可能是聽客人意見,領位太寬我們下季改細一些,細節位是很多品牌不看顧的事,我們正正重視。」幾年間,二人與大家並同決策、建立互信,「我和Alicia有很多時決策未必是正確,或未必最好,那大家可以一起解決問題,有信任才可以不斷有新嘗試。」

「最緊要是我的同事buy 唔buy 呢個idea。」雞仔嘜總監譚天逸(Jennifer)

「有時都要面對現實,個市場係未適合就係未適合,唯有面對現實,重整自己去試別的。」雞仔嘜總監譚天逸(Jennifer)

雞仔嘜第四代 二人坦言最喜歡的產品與計劃,都未能成事,總要學懂面對現實,重整自己去試別的嘗試,而不固步自封。
二人坦言最喜歡的產品與計劃,都未能成事,總要學懂面對現實,重整自己去試別的嘗試,而不固步自封。(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快速時尚、疫情夾擊 認清品牌定位

二人口中的新嘗試,倒也真的不少,由全面摒棄電視廣告,到入學校舉行講座,最新的是走到上環太平山街的咖啡店開辦工作坊,教大家認識品牌的天然物料來源,甚至涉獵區塊鏈技術為內衣物料追本朔原,愈做愈多以前認為「沒效益」的工作,只為令更多年輕人認識這個香港老品牌。

在內面對重塑形像之急,在外衝擊更大。Uniqlo等品牌近年紛紛推出各類內衣,Jennifer卻反而因此認清自己定位。

「唔擔心係假,保暖內衣點都有衝擊,人家咁大間公司,產品咁平,我們成本也做不到(咁平),但反而看到客戶喜好不同,便加強突出品牌長處。」Jennifer發現重視品質的客人會回頭光顧,因此再走多步,如緻美棉系列(棉質內衣)會取得Oeko-Tex認證,確保敏感皮膚客人也適合穿著;隨疫情出現,二人想到為媽媽減輕負擔,也在店內出售消毒用品、適合濕疹皮膚護手霜,甚至是煮婦手合用的洗碗液。

雞仔嘜第四代 Alicia與Jennifer坦言,沒有對方扶持的話,應該一早就放棄了經營家族生意。
Alicia與Jennifer坦言,沒有對方扶持的話,應該一早就放棄了經營家族生意。(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多方位經營品牌 網店開拓海外5市場 因一事決心「送暖」

正所謂創業難,守業更難。早在接手初期,Jennifer曾定居廣洲兩年,嘗試為品牌開拓國內市場,卻發現價格難以競爭,平衡後決定專注質量先發展好香港市場。除了由改良產品入手,二人亦重新規劃門市地區分布,並由30間減至20間,成功在疫情之始看準時機,低調賣出3個自用地舖,據當時報導三舖叫價7,500萬元,因轉手獲利6,330萬。

同時積極發展網店,發現不少訂單均來自英國、加拿大、美國、澳洲、台灣的移民客人,因而積極尋找拍檔在當地推廣。Jennifer指機緣巧合下認識一位穿雞仔嘜內衣長大的混血兒朋友,他分享在外讀書或是到了陌生地方,一件熟悉的衣物會令他勾起與媽媽的回憶,便覺得這就是品牌獨特之處。「我們時常覺得雞仔是陪伴很多人成長,也希望是一份情懷陪你到外國。」

說到這份「情」,相信跟當初兩姊妹隻身去英國讀書不無關係,那二人當時又帶了什麼保暖內衣?

Alicia想也不用想回答:兩件「心膚吸」(人造纖維款)!

記者追問:「羊毛內衣呢?」

譚氏姊妹:「好像沒有帶!哈哈哈哈!」

Alicia急於解說外國室內有暖爐,室內外溫差大,所以選更輕巧款式;或正好反映雞仔嘜這香港品牌的內涵,從來也不只有羊毛內衣。

雞仔嘜第四代 位於葵涌的辦公室與廠房,載滿了幾代人的回憶。
位於葵涌的辦公室與廠房,載滿了幾代人的回憶。(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唔變就一定會被淘汰,你永遠都唔會知10年後會怎樣,我們的目標是令品牌走過100歲。」雞仔嘜總監譚天逸(Jennifer)

雞仔嘜第四代 在版房的收音機,也有歲月痕跡。
在版房的收音機,也有歲月痕跡。(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雞仔嘜第四代 雞仔嘜今年亦設首個Pop-up Exhibition,7月7日至7月31日於上環咖啡店stain+舉行,打卡外牆非常吸引。
銳意革新的雞仔嘜,亦走入年輕人的世界。今年設了首個Pop-up Exhibition,於7月7日至7月31日於上環咖啡店stain+舉行,打卡外牆非常吸引,為品牌標誌性icon增添幾分可愛味道。(圖片來源:Facebook@雞仔嘜)
雞仔嘜第四代 Pop up設計一改傳統形象,在內亦介紹各種天然原材料,羊毛原來有防曬效果、櫸林纖維可以製作成衣服等等。
Pop up設計一改傳統形象,在內亦介紹各種天然原材料,羊毛原來有防曬效果、櫸林纖維可以製作成衣服等等。 (圖片來源:FB@雞仔嘜)

重新發現雞仔嘜Pop-up Exhibition
日期:7月7日至7月31日
地點:上環太平山街2-4號太昌樓地下A號舖stain+
時間:星期二至日上午11時至晚上7時 (逢星期一休息)

撰文:Gee Lam圖片來源:MORE編輯部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