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事件|30歲吳亦凡「酒桌選妃」屬實 背後另涉「第三者」詐騙案

桃色事件|30歲吳亦凡「酒桌選妃」屬實 背後另涉「第三者」詐騙案

近日30歲EXO前成員吳亦凡被網紅揭發疑性侵未成年少女,不但所有與他合作品牌一一割席,甚至連粉絲們都叫他坐牢。中國公安正式調查吳亦凡涉嫌引誘包括未成年人在內的多名女性發生性關係。雖然公安表示正在調查之中,但提出一旦結果出來,將依法處理。 因此吳亦凡性侵屬實今後有可能在中國被判死刑。

撰文:Summer|圖片來源:圖片來源:吳亦凡@Weibo、都美竹@Weibo

吳亦凡前女友爆料 公安正進行調查

據中國各大報章等22日報道,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當晚表示,正在對網上聲稱是吳亦凡前女友的女性都美竹(18歲)爆料的內容和吳亦凡方面以恐嚇嫌疑起訴都美竹的事件進行調查。 首先公開了中間調查結果,公安表示對於包括吳亦凡多次引誘年輕女性發生性關係的嫌疑在內,最近接連提出的相關行爲的調查仍在進行中。 接着還表示:”將根據調查結果依法處理。”

圖片來源:吳亦凡@Weibo
圖片來源:吳亦凡@Weibo
圖片來源:吳亦凡@Weibo
圖片來源:吳亦凡@Weibo

吳亦凡與都美竹確實曾交往

吳亦凡方面以恐嚇嫌疑起訴了都美竹,稱都美竹威脅自己及揭露其致富並索要鉅額資金。根據公安得出結論說,實際恐嚇犯並不是都美竹,而是有「第三者」冒充她。公安中間調查結果,吳亦凡的經紀人去年12月5日晚上10點左右爲了面試MV女主角,把都美竹帶到了吳亦凡的家中。

圖片來源:都美竹@Weibo
圖片來源:都美竹@Weibo

當時,吳亦凡家中共有10多人聚在一起喝酒,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12月6日早上其他人全部離開後,吳亦凡和都美竹之間發生了性關係,兩人直到第二年4月爲止通過微信進行了聯繫。與吳亦凡失去聯繫後,都美竹從今年6月開始在網上曝光與吳亦凡交往的事實。

圖片來源:都美竹@Weibo
圖片來源:都美竹@Weibo

「第三者」冒充都美竹?

正當都美竹於網上曝光與吳亦凡交往時,有一位男性劉某(23歲)出面表示自己也是被吳亦凡利用、被拋棄的女生,更通過微信接觸了都美竹,並向她分享了有關吳亦凡私生活的一部分內容。此後,劉某以都美竹的名義向吳亦凡方面要求約300萬元人民幣(約360萬港元)的”協議金”,以揭露其羞恥。

圖片來源:都美竹@Weibo
圖片來源:都美竹@Weibo

同時,他還向對方提示了自己和都美竹的賬戶作爲匯款。吳亦凡於本月11日僅向都美竹賬戶匯了50萬元人民幣。 劉某因無法親自拿到錢,於是要求吳亦凡將剩下的250萬元人民幣也寄過來,但最後沒成功。公安認爲,在此過程中,都美竹並不是與劉某共謀,而是劉某冒充都美竹。

圖片來源:都美竹@Weibo
圖片來源:都美竹@Weibo

吳亦凡的母親早在本月14日時,就曾向朝陽警方備案,指自己遭受到都美竹的敲詐勒索,當時中國警方就依法進行受理,經過一輪的調查後,就鎖定一名年屆23歲的嫌疑人,並在本月18日時將他拘捕;至於吳亦凡有否「迷姦」及「性侵」少女案則仍在調查當中。

(圖片來源:中國警方在綫微博)
(圖片來源:中國警方在綫微博)

中國警方長文如下:

一、關於吳某凡與都某竹交往情況

2020年12月5日22時許,馮某(女,28歲,時任吳某凡執行經紀人)以挑選MV女主角面試為由,約都某竹(女,18歲)到吳某凡(男,30歲)家中參加聚會,10餘人共同玩桌遊並飲酒,次日淩晨至7時許,其他聚會人員陸續離開,都某竹酒後在吳某凡家中留宿,兩人發生性關係。當日下午,都某竹在吳某凡家中用餐後自行離開,期間兩人互相添加微信。12月8日,吳某凡給都某竹轉帳3.2萬元用於網路購物。此後至2021年4月期間,兩人保持微信聯繫。

二、關於都某竹等人發佈網路資訊情況

2021年6月,都某竹與好友劉某文(女,19歲)商議,在網上公開與吳某凡交往過程以提升網路知名度,遂由劉某文於6月2日以“劉美麗同學_”微博帳號發佈都某竹被吳某凡“冷暴力”的博文,7月8日至7月11日,都某竹跟進發佈3篇博文。7月13日,網路寫手徐某(男,31歲)為牟取利益,主動聯繫都某竹,經商議後,共同策劃並由徐某撰寫“決戰”等10餘篇微博文案,7月16日起由都某竹通過微博帳號陸續發佈。

三、關於犯罪嫌疑人劉某迢涉嫌詐騙犯罪的情況

2021年7月14日,朝陽警方接到吳某凡母親吳某報警,稱遭到都某竹敲詐勒索。當日警方依法進行了受理和調查,工作中鎖定犯罪嫌疑人劉某迢(男,23歲),並於2021年7月18日在江蘇省南通市將該人抓獲。

經查,2021年6月,犯罪嫌疑人劉某迢看到都某竹和吳某凡的網路炒作資訊後,遂產生冒充相關關係人對涉事雙方進行詐騙的想法。期間,劉某迢虛構女性身份,以曾被吳某凡欺騙感情欲共同維權的名義騙取都某竹的信任,使用昵稱為“DDX”微信號與都某竹聯繫,獲取都某竹與吳某凡部分交往情況資訊。7月10日,劉某迢利用獲取的資訊冒用都某竹名義與吳某凡律師聯繫,以雙方達成和解為名索要300萬元賠償,並將自己和都某竹的銀行帳戶一併發給吳某凡律師。同時,劉某迢使用“北京凡世文化傳媒”微信號,自稱系吳某凡律師,與都某竹協商達成300萬元的和解賠償,但雙方未簽署和解協議。

7月11日,吳某凡母親分兩次向都某竹帳戶轉帳50萬元。此後,未得到錢款的劉某迢繼續冒充都某竹,向吳某凡律師索要剩餘250萬元未遂。後又冒充吳某凡律師要求都某竹簽署和解協議,否則索回50萬元。都某竹同意退款後,劉某迢冒充吳某凡律師將本人的支付寶帳號提供給都某竹,都某竹陸續向該帳號轉帳18萬元。

劉某迢被抓獲後,對其詐騙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目前,該人已被朝陽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針對線民舉報的“吳某凡多次誘騙年輕女性發生性關係”及近期網路互曝的有關行為,警方仍在調查中,將根據調查結果依法處理。

(圖片來源:中國警方在綫微博)
(圖片來源:中國警方在綫微博)

內地網友:即係間接承認有選妃揀女啦!

中國警方發出長文交代事件後,不少內地網友都紛紛道出:「騙炮的遇到騙流量的,沒想到一起被騙錢了」、「即是承認了有選妃的情節啦」、「就目前這個警情通報來看,吳在道德上徹底完蛋了,這不是實錘撒謊了嗎」、「睡覺是真,轉賬是真,聊天記錄真」

(圖片來源:中國警方在綫微博)
(圖片來源:中國警方在綫微博)
(圖片來源:中國警方在綫微博)
(圖片來源:中國警方在綫微博)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