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後 … 仍一鼓熱血

網誌

廣告

我終於上了人生第一堂打鼓!

雖並非音樂瘋狂發燒友,但從小開始只要一聽到 beat 我個頭就會不自覺地上下上下地搖,個身就會不受控地左右左右的擺,隻腳就會不由自主地一下一下地 「un 」。當中,特別會令我的腎上腺素激增是鼓聲。

我唸 Form 4 的年代是很愛去所謂的 「Ball」。不是盛裝出席酒店 Ballroom 那種,而是著條 Levis 501 + 對Timberland/Kicker’s/Dr. Martens 去尖沙咀 Marina’s Club、灣仔China Fleet Club (已拆掉) 、DBS (男拔萃) 個 hall 等等的「Ball」(即是開 P 吧)。我很記得,無論我跳得多累,只要音樂響起 Joan Jett & The Blackhearts 的 《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或是 Bon Jovi 的《You Give Love A Bad Name》還有 Queen 的 《We Will Rock You》,我一定會立刻彈起來跟著鼓聲「un 」餐飽。

數數手指…原來想學打鼓都想了成20年。但這次的起心肝去學,只是用了少於20秒來決定,最多20分鐘去統籌。

其實要感謝台灣兩隊新進年青樂隊:Live Machine(機動現場) 和

Venus Effect 重新燃點了我這久遺的 「夢想」,把我從「想」的狀態帶到去行動裡。

透過出版商 Andson 找到我的師傅 Lawrence Tsui, Andson 說這師傅經驗很豐富又靚仔肯定合我心意!由我約了他教打鼓之後我每天都期待著昨天的來臨。在 Lawrence 講了一論入門開場白後,歷史時刻正式來臨!我終於有機會拿起鼓棍,打起我第一次的鼓,踏下我第一次的 paddle。感覺有點 dream comes true! 縱使我一向都有眼手腳協調問題又有點雞手鴨腳,但我的第一次也不算太差勁。打了幾 set 最基本的 One Bar Rhythm,Lawrence 說:「其實你都真係幾適合打鼓!」「咁快就知喇?」我叫道。他告訴我是因為我性格給他的感覺 -I cannot agree more!

一個鐘的時間不知怎的可過得這麼快,離開 studio 後,「one n two n three n four n」,「bom-park-bom-bom-park」的拍子和鼓聲未曾離開過我。最諷刺的是,若干年前曾坐在我隔離的舊同事 Mr J 在自學打鼓並經常上 youtube 播放那些入門的 drum tutorial,而我則跟他投訴說我聽到好煩逼使他最後要用耳機來聽!

說起以上提過的兩隊 band,其實是一種很莫名其妙的緣份把我跟他們拉在一起的。我最寵的小毛子 (如不知他是誰可 click 入宅男送的虛榮 )是 Venus Effect ( 前Zip x 廢五金樂隊重新組成)的鼓手,而 Live Machine 的5個幕前成員+美編,剛巧都是來自我做的不同訓練,就算本來應該是由 B 仔來做的訓練,最後也臨時調配變了我上陣繼而遇上他們。

他們那股 「Music Is My Life」的氣勢強到可把80多磅的我整個吹起來。老實說,我在香港認識的人入面都未有見過,而我確實是被他們對音樂的熱誠打動。所以 In honour of them, 我決定會學好我的鼓,也期待有天可跟他們 jam 過痛快! (還有,他們兩對樂隊也會角逐今年台灣樂團盛事 「春天吶喊 - Spring Scream」的徵選樂團,請大家到 http://www.indievox.com/votes.php 投他們各一票!

的的確確,生命是只有現在,做事情 if it is NOT NOW it’s already too late (如果不是現在已太遲)。但同時間,it’s never too old to make a childhood dream comes true(永遠都不會太老去令兒時夢想變成真)!!!

我20年後仍一鼓熱血,你,還有甚麼夢想未達成呢?趕快令它發生吧!

我師傅的drum solo: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3 comments

Add yours

Post a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