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偏見

網誌

廣告


除了南亞裔和歐美人,其實也有一些黑人和中東人同樣在澳洲為生活打拼。

從沒和黑人打過交道,加上曾在紐約街頭被黑人跟蹤、在巴黎幾乎被一黨黑人青年搶手袋,對這班身材高䠷,看似孔武有力的族群,不其然有一種不想親近的感覺。
就在某一天,landlord嚴正跟我們宣布:以後亞洲人,無論男女,均要同用一個公廁,另一個公廁要闢出給一班黑人員工使用。

原本我們的住所共有兩個公廁,分男女廁,但因一班為數十多人的黑人員工搬進,種族便把廁所分開,我們一班女生突然要和亞洲的男生共用廁所,感覺無奈。
原因是亞洲男生根本不想和黑人同廁,生怕他們會不衛生,把廁所弄得污煙瘴氣。

後來,幾輛私家車載了十多個非洲人來,他們就迫在一間不足一百呎的房間,人人並排睡在又冷又硬的地上,情況就如集中營,但,他們臉上不時露出真摯的笑容,他們的房間我也住過,但當時只住了3個人而已。

翌日,清晨5時,大家仍在睡夢中的時候,他們已全數醒來,我們也陸續被他們吵醒,何解?因為他們在鄰房跳舞和唱歌!纖薄木板的另一端,隨後還傳來打鼓聲!對,他們又怎會把鼓都帶來呢?其實那是他們用力拍打地板和牆壁的拍節聲!這樣擾人清夢的行為持續了一個小時,他們很齊心地唱著類似民歌的歌謠,我從他們的掌聲感受到他們的亢奮。可憐我們敢怒不敢言,只好默默用被褥掩耳!

下午工作回來後,有人敲門,我一應門便看見一個黑人拿著一把菜刀。把我嚇死了!原來他只是來還刀!

他們的房間就在女廁旁,他們一定把房門大開乘涼,要到洗手間一趟,定必被他們行注目禮,令人滿身不自在。其後,我每一次去洗澡的時候,都會迫朋友陪我,誰叫女廁的門鎖竟是壞的呢?

這種心驚膽顫的日子,好像過了一個星期。

之後,我慢慢留意這班黑人,到外地生活嘛,就是要和別的文化交流嘛!

我開始獨自上廁所,他們看見我經過也會送上微笑,其實,他們毫無惡意,我們也會向不同膚色的黑人上下打量,這只是好奇心在驅使的自然行為吧!

如果黑有分等級,他們的黑是最深色那種,這種發亮的黑,和鮮黃、綠、紅最為搭配,而他們的襯衫都是這些顏色的!他們分明知道自己能把彩色穿出活力!還有,我非常羨慕他們纖長的手腳,穿上貼身褲很好看,他們的纖腰更突顯他們是天生的模特兒!

為何我突然對他們改觀呢?不只於膚淺的我加諸他們身上的model sense!

因為,每天下午五時,他們就會準時集合在我房前的空地,向著同一方向,誠心地唸唸有詞,以五體投地式膜拜他們宗教的神。風雨不改。膜拜後,就在草地上圍起一個圈,跳起舞來,我看見的,是團結、虔誠、真誠、友愛。(但我很後悔沒有和他們拍照!)

他們就這樣,在遠離家鄉、但以亞洲人為主的小小農莊裡努力工作,自得其樂。

我就這樣,對這班黑人的戒心慢慢消除。

至於黑人廁所變成如何?一如所料,臭氣薰天。

但,我們都開始和他們交談,原本以為公廁把大家的膚色劃分,而最後我發現,只要友善待人,語言膚色的障礙都能輕易被打破,偏見,真是很可怕的東西!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