惦記出走的美好

網誌

廣告

Working Holiday 是「青春」的代名詞,除了年過 30 就不合資格外,大前題是無負擔,想做就去做,灑灑脫脫!

跑去異國打工,每人都有不同的原因:有人因為工作得太累想呌呌氣、有人因為失戀想逃避現實、重新做人、有人因為想學好英文。而三年前的我,純粹想做些特別的事(雖然不怎麼特別),於是,便突然決定「出走」了!世界各地有不少人有Working Holiday經驗,身邊朋友的Working Holiday 體驗或許比我的更驚險、更浪漫、更荒旦,但我總認為即使多麼平淡的旅程,都一定會令人生有所得著。

一直惦記「出走」的美好,所以我作為過來人,也樂此不疲地向身邊人推介這種特別的旅遊方式。

我在腦海閃出「出走」念頭後,往後的事就好似一發不可收拾般進行著。事情比我想像中簡單,只要填好澳洲領事局那幾張又長又仔細的 Working Holiday Visa 表格,翌日約醫生做 body check(只是照肺),即完成「出走」第一步!只要你擁有一個健康的肺,醫生就會即時告訴你 body check 合格,然後等多兩三天(亦有朋友等了一個多星期),如無意外就會收到接受申請的電郵!

收到好消息後,你可以在一年內出發,世界那麼大,但當年香港只有很少的 Working Holiday 目的地供選擇:澳洲、紐西蘭、德國、愛爾蘭和加拿大,現在的年青人就幸福多了,也可選擇韓國、英國、日本、法國。因我 N 年前到過澳洲一次,誤以為那兒 365 日都是藍天與白雲的(事實是待久了就知道,澳洲溫差非常大,一天就如經歷四季),覺得澳洲是一個就算要 working 都好似過緊 holiday 的世外桃源,又不知何故,我非常渴望可一嘗當農夫的滋味,而澳洲一向以農場工聞名,據說無可能找不到農場工的,所以,澳洲可以說是我的不二之選。

以前,我是一個去四日旅行都要 Plan得好仔細的人,但對著這個為期半年的大旅行,我只能順應天意,心想即使沒有同伴都要出發的了。誰知,計劃期間,朋友Katrina竟然說願意立即辭職同行,那一刻,真的有如給我派了一粒定心丸,於是,在出發前幾天,我們只在香港 book 了四晚 Sydney 的 hostel 床位,然後,就這樣出發了。

那時候,我不斷提自己:無論多麼突發的驚喜,多壞的事情,都只是這個旅程的點滴而已,半年後,我回到香港又是一條好漢呀,不用太認真,一定要好好享受!

出發那天,我不讓家人送我機,只有男朋友(現時的老公)把我送到機場禁區,我故作瀟瀟灑灑的上機,還很爽朗地跟他笑著說 Bye,我想,他當時一定很不是味兒。不過別個頭後,我就忍不住雙眼通紅了,我倒吸一口氣,把淚水強忍(事實是我在 Katrina 面前逞強,如果只有我一個,想必放聲大哭),冷靜下來後,我又重新期待悉尼的陽光,安慰自己:我們好快會再見,無事無事!話說回來,我真的很感謝他支持我去玩,如果角色調換,我又會如何是好呢?

其實,我當時身上只帶了相等於港幣兩萬的澳幣,所以我已立定決心要盡快找到工作,而且要死慳死抵,及後,我認識了一些朋友,他們有些人帶了比我更少盤川就跑來澳洲了,所以我說,去Working Holiday,應該事前做些 research(可惜我完全沒有做research,是失敗例子),以便順利找到工作,那麼,根本不用帶太多錢過去,真的,有朋友說她一年後賺了二十萬港幣回港,有得玩又有錢賺,這數目算是吸引了。而我,如果可以時光倒流,我一定會學她這樣比心機賺錢,因為說來慚愧,我是罕有地無「賺突」回港的人。

說回出發那天,經過八個多小時的航程,我們終於抵達悉尼!我們一出閘就打電話去一早訂了床位的hostel 安排shuttle bus,正當我們在等 shuttle bus 的時候,有一個香港女子走過來搭訕,她本在香港做 sales ,有感生活苦悶,於是就決定一個女仔到澳洲打工。她為了更容易找工,之前還特意過來探路,交了一些澳洲朋友,今次的落腳點是 China Town,去投靠在那兒打工的台灣朋友。

我們交換過電郵後就分道揚鑣,她說她會回我們電郵的,當時真的希望她會有工作介紹給我們,誰知⋯⋯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