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遊世界百貨–新宿伊勢丹


人人都說香港是購物天堂,觀乎中國同胞和日本遊客都愛來香港shopping,就算不是天堂也至少是樂土吧,不過,香港只有shopping mall,卻欠缺一間具規模一站式的department store,除非你認為Sogo已經可以滿足你的購物需要。每次到外地旅行,都會被當地的百貨公司吸引過去,其中以日本最為精彩。
記得小時候,每逢周末,媽媽和家姐都愛帶我到尖沙嘴的伊勢丹百貨店shopping,我最愛到店內的Sanrio專櫃,而媽媽跟家姐當然愛逛女裝部,有一年聽說伊勢丹要結業了,心裡也有點捨不得。想不到長大以後,最愛逛的百貨店之一,便是伊勢丹,但指定是新宿的伊勢丹。

新宿伊勢丹是個人認為去東京最不能錯過的百貨公司,皆因每一層都有吸引的地方,整天在這裡逛也不會悶,地牢的超市和美食店,更是集天下之大成,其中來自法國鼎鼎大名的朱古力品牌Jean-Paul Hevin,於新宿伊勢丹的分店更設有Bar a Chocolat,提供約十個座位,除甜品外,當然不可不試朱古力飲品,更講究到可選擇不可產地的可可豆所造成的朱古力,然後即叫即做,每一啖的滑溜朱古力香,可以叫我完全忘卻「肥胖」,飲之而後快。

這裡飲一杯朱古力要¥1,500 (約HK$134),不過絕對物有所值。
地下的一層除了是化妝護膚專櫃,鞋履手袋皮具和絲襪等等,通通買得停不了手,因為日本有不少名牌特許專營權,可以出產一些日本限定的產品,其中以鞋履和絲襪最為精彩,而且價錢合理,是絕對不能錯過的特產之一。


Isetan近年跟不少雜誌合作舉行活動,令百貨公司時裝感覺更強,而且那些擺設布置也很有型,絕對不是一般的百貨公司。


最愛到伊勢丹買絲襪,Burberry、Celine、Givenchy和Jill Stuart都有很多質優料靚的絲襪。左:Burberry灰黑色110針厚襪褲¥1,200 (約HK$105)和Burberry黑色直間絲襪¥1,300 (約HK$115);右:Celine厚身leggings ¥1,300 (約HK$115)。

愛買絲襪做手信,皆因香港冇之餘,價錢也不貴,而且在伊勢丹(或日本其他百貨公司)購物,可要求代為包裝送禮,不另收費。
時裝方面,更是伊勢丹近年做得最成功的範疇,除了有齊日本最trend最hit的品牌外,於4樓的Re-Style、Re-Style Plus、Re-Style Sports,是由伊勢丹自家搜羅本地及海外的品牌,於4樓特設專區,形式仿如select shop般,是百貨業的一大突破。其中的Re-Style Plus主攻特別的外國品牌,如:Ann Demeulemeester、Anne Valerie Hash、Mastermind JAPAN、LGB和Moncler等等,更被日本時尚編輯與造型師選為最值得逛的地方,還有B2的Isetan Girl,搜羅了最in的young fashion品牌,如:Burberry Blue Label、Paul & Joe Sister、Barbie、Cheap Monday等等。

4樓的Re-Style、Re-Style Plus、Re-Style Sports成功將傳統的百貨公司,打造成具時尚觸角的Select shop。

B2的Isetan Girl,又是非常成功的策略,令百貨公司打開了年輕潮人的市場。


Re-Style則以日本新晉品牌為主,Sacai也是Re-Style的重點品牌之一,秋冬新貨:左:Laula斗篷 ¥33,600 (約HK$3,000),右:Kaon黑色/裸色綴ribbons上衫 ¥30,450(約HK$2,700)。
至於6樓的童裝部,除了我,也令囝囝流連忘返(詳情可參閱2010東京親子之旅 — 囝囝的戰利品)。


我於購物期間,囝囝在6樓的BapeKids內的香蕉池玩了個多小時,第二日也嚷著再要去。
新宿伊勢丹的成功在於與時並進,入貨揀品牌有品味有先見,而且更成功要求品牌為伊勢丹推出限定商品,做到「人有我都有,我有人地冇」的必勝策略。

Isetan在日本時裝雜誌的廣告,非常有型前衛,令人難忘。

Isetan每季都會跟日本版《Vogue》推出廣告別刊《ISETAN MANIA》,但內容跟一本原裝版《Vogue》沒有太大分別,只是介紹的產品全部是Isetan可買到的貨品。
新宿伊勢丹
地址:東京都新宿区新宿3-14-1 
營業時間:10am~8pm
網址:www.isetan.co.jp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4 comments

Add yours
  1. Pen

    同意你的講法, 以前在新宿上日本語課的時侯, 放學後總不忘到伊勢丹逛逛。最愛就是到 basement 買零食 , 到一樓看看限量版的手袋, 名牌首飾的專櫃也很親民, 好懷念那一年的日子呢!

  2. michellelau

    Hi Pen,
    真羨慕你呀,曾於日本留學,我最為抱憾便是沒有學日文,現在反而想囝囝去學。

  3. Pen

    其實我並不是“真正”去留學啊!只係老公去日本工作, 我做“跟得夫人”咋,讀日文是我的“副業“。雖然並沒有完成整個課程,但方便了我當時的生活。


Post a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