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的動物農莊生活

網誌

廣告

經過一輪漁翁撒網式的打電話cold call後,終於有人肯收留我們,繼續我們的「交換食宿」之旅。


那個叫做Alexandra的地方離Melbourne市中心差不多三小時,偏僻到連司機都懷疑:「Is it in Victoria?」要進入這個市鎮,先要經過九曲十三彎,沿路上看見很多長有高樹的馬路,那裡,就好像和繁忙的都市隔絕了一樣。

今次的Host family經營Bed & Breakfast生意,除了男女主人住的大屋外,那裡還有三間出租的渡假屋,和三架有睡床的caravan,而這,造就了我們第一次住caravan的經驗!

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他們的大屋內活動,Caravan只是供我們用來睡覺和睡前睇日劇用,唯一令我不習慣的,就是車內無toilet,有一次我夜晚睡醒想去toilet,便要手拿電筒,冒著寒風,走一段路才到達大屋內,期間很黑,可謂伸手不見五指,我只顧用電筒照著前面,忽然,我好像踩碎了些甚麼,翌日方知道,有些小蝸牛死在我腳下。
屋主安慰我這是非常平常的事,蝸牛常在夜間出沒,他們也經常在夜間踩到蝸牛,叫我別放在心上。
蝸牛們,實在對不起!!!!!

他們的生意不賴,weekend通常都fully booked,有時連weekday都有人專誠來渡假,所以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在客人早上check-out後,以極速的速度把房子打掃好,務求在下一班客人check-in前,將間屋打掃得好好睇睇!


有時候,幾間B&B的人同一日Check-out,就連男、女主人都要一齊幫手執屋。
工作不算辛苦,只是舖床、吸塵、拖地、抹塵(也試過一次剷馬屎)等等,早上完成任務後,通常在下午兩、三時之後就是free time,有時候,要帶住客參加農莊tour,這實在是一個讓我們好好感受農莊生活的好地方。

因為這裡的生意太好了,女主人說他們長期都需要helpers,否則他們實在應接不暇,所以除了我和Katrina之外,這裡還有一個日本helper Ami和丹麥helper Daniel。

其實有時打掃的時光真的很苦悶,於是我就會叫Ami教我日文,讓我覺得無聊的時候可以練習外語。
其實我讀大學時也學過很皮毛的日文,只記得少少あ、い、う、え、お等等的平假名,所以Ami教我日文,基本上我只是記住個音。
當你成日認識不同國藉的人,你就會好似我一樣玩同一個遊戲,就係學數數字。Daniel識丹麥文和德文,但我已完全忘記了解,但卻很記得Ami教我的日文!

Ami本身是一個日文老師,她說大學生在日本很難找到好工,所以即使她在大學主修國語和日本文化,畢業後都只能找一份酒店的工作。

雖然她在日本找不到教職,但她沒有放棄,她上網不斷找,終於找到有一個叫做working holiday visa的東西,她再找資料,知道原來澳洲對日文老師的需求都幾大(我好surprise呀!),於是,她決定在酒店那裡打4年工,決心要儲一筆錢來澳洲做一位日文老師!
她已經在Melbourne教了8個月日文,但因為她要簽second year holiday visa,所以要找一個地方連續做no paid的工88日,就是這樣,我們有緣遇上了!

她為了成為一個日文老師真的在所不計,她說希望在這裡賺兩年的教學經驗,之後便可以在香港找到薪水更高的教職了!原來她在Melbourne教日文的人工比在日文酒店做的薪水還要少,但她真的很熱愛教學,所以:「暫時無所謂。」
她向著她的夢想邁進中,我真的很佩服她!
我、Katrina和Ami每晚晚飯後的特定動作,就是去我們的caravan邊食薯片邊煲日劇,非常溫馨!!
有時候,Daniel 也會和我們在大廳玩Poker,不過,他還是比較愛睡,所以Ami說很開心我們來到這裡,令她的日子不會太過苦悶呢。

你可能也喜歡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