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戴緣帽系列】我偷食 因為人哋識得⋯

網誌

廣告

你一直努力付出的,原來在對方眼中卻連塵都不如。

這是個關於蠢的故事。

他在大學才遇上初戀,曖昧了數個月,才鼓氣勇氣表白,雖然她笑著點頭,兩人牽起手來,但他還覺得一切很夢幻,覺得自己沒甚麼優點值得她去愛。

「我就係鍾意你蠢蠢哋呀!」她安慰他:「同埋我係你第一個女朋友。」

「嗯。」他答。

大學期間,他們出雙入對,圖書館、Canteen,甚何地方都見到兩個人的甜蜜身影。

那是一個簡單、簡樸的時期,他們的世界仍只有對方。

畢業後,他當了一位記者,而她進了一間大公司當會計。

「喂,你睇實啲你女朋友喎。」旁人都嗅得出狗公的氣息:「仲要係搵得多過你好多嘅狗公。」

「唔好諗到咁黑暗啦⋯⋯」當初級記者的他,月入萬一。

那是一份很吃力的工作,天份不足,別人九小時的工作,他經常要OT多三、四小時,即使放工,也要留意有沒有甚麼大事發生,要隨時候命,每天平均只睡四個多小時。

「今個星期六去邊度拍拖呀?」她問,兩個人已經有3星期沒有見面。

「唔得呀⋯突然有嘢做,我要返去當值。」那個星期,有一單嚴重的政治事件發生,他要長期跟進。

「咁算啦。」她很冷漠地答。

他曾經想過辭職,因為擔心工作影響了愛情,取捨之下,他以她為先。

「畀多幾個月自己,做好少少啲成績先。」但實際情況,他只工作了大半年,要顧及履歷。

愛情中,他一向少說話,內向的他不多說「我愛妳」,也不懂炮製驚喜,只懂得默默照顧她,把她放在第一位。

就在數個月後,當他決定辭職前,做完一個訪問準備回公司,在街上碰到她跟一個男生一起,雖然沒有牽手,但他們兩人就像自己從前與她曖昧時的身影。

「不如我哋分手?」在他提出辭職的決定時,她說出這個殘酷的想法。

「⋯⋯」他一片空白,沒有反應。

「我依家想同你分手呀,你都唔出一句聲?你真係好蠢,點解我會同個咁嘅人一齊。」她變了臉,不再是那個初戀的她。

「係咪因為佢?」

「⋯⋯」輪到她一片空白,原來他很聰明。

她再開口:「知仲問?」

「點解?」

「因為人哋識得氹我呀。」她補充:「佢會成日讚我,話好鐘意我,又帶我去好多地方,我同佢一齊好開心,你呢?你連陪我都冇時間。」

他沒有苦纏,昨晚只睡了兩個小時,原以為幸福就在未來,卻敗因不浪漫的罪命。

只懂把愛放在心底的他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花言巧語、駕車帶女朋友到高級餐廳,然後再到山頂睇日出。

唯有繼續執起筆來,一邊寫自己喜歡的字,一邊等待下一位她。

————————————–

【更多文章】
FB: 莎比亞
Follow IG睇拍拖Sweet相:sapeiar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