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逆齡3步曲

黃金逆齡3步曲!美編分享「多層次醫美概念」,教你自然重拾年輕飽滿

醫美教室
女人天生愛美,為了變美可以作出很多新嘗試,能夠立杆見影的醫學美容產品日漸流行!如果再停留在單靠每天塗護膚品就能保養肌膚的舊思維,你的變美「起跑線」只會愈來愈後,永遠也無法追趕別人!要安全有效進行醫美,美編推介醫學美容先驅GALDERMA高德美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下稱GALDERMA),源自瑞士的GALDERMA擁有超過20年科研經驗,由其研發出醫美產品更獲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同歐盟CE雙重認可,今次美編分享「多層次醫美概念」,以黃金逆齡3步曲教你自然重拾年輕飽滿!

嶄新「多層次醫美概念」

醫美療程好不好,跟產品品牌、產品質素及注射劑量有密切關係,皮膚由表皮、真皮和皮下組織構成,「多層次醫美概念」就是針對皮膚不同層次,度身訂造最適合自己的醫美療程(底層放鬆、中層支撐、表層填充),效果就會非常自然,而且變美時效長,這就是黃金逆齡3步曲的好處!

黃金逆齡3步曲

美編推介︰GALDERMA高德美大藥廠

市面上的針劑產品眾多,質素參差不齊,安全成疑!美編推介GALDERMA,擁有超過二十年科研經驗,暢銷超過100個國家,全球擁有超過八千五百萬用家信賴¹。GALDERMA研發的「美學煥膚針」療程活現「多層次醫美概念」精髓,黃金逆齡3步曲中的Sculptra®肌底嫩膚針、Restylane®豐盈針、Dysport®活膚針正正就是由GALDERMA獨家研發,針對肌膚不同需要,讓你由內到外提升肌膚健康層次。

黃金逆齡3步曲

黃金逆齡3步曲 訂製獨一無二自然美

中層支撐.膠原自生︰Sculptra®肌底嫩膚針

隨著年齡增長,膠原蛋白、彈性蛋白急速流失,真皮層失去穩固支撐力,造成臉頰凹陷、輪廓鬆弛下垂,非常顯老!要填充骨膠原、支撐底層,美編首選Sculptra®肌底嫩膚針,這是全球唯一美國FDA認可聚左乳酸產品,有效刺激肌底膠原蛋白增生²,3個月即可重啟膠原蛋白自我增生67%³,改善肌膚內在結構⁴,並逐漸改善肌膚的厚度,提升肌膚彈性同時緊緻提拉輪廓,肌底彈力再生,臉頰慢慢回復年輕飽滿彈潤,從此無懼膠原流失,培養自發本我魅力!臨床證實,長效超過2年⁵。

黃金逆齡3步曲

表層填充.立體塑顏︰Restylane® 豐盈針

亞洲女性的輪廓普遍扁平不夠立體,可以透過透明質酸填充來修補臉形凹陷不平。Restylane®豐盈針運用全球首創NASHA®非動物穩定性透明質酸及OBT™完美平衡技術,NASHA® 技術能重點提升面部輪廓、額頭、鼻樑及下巴等位置,防止變形,所以非常適合用來填補淚溝、豐盈蘋果肌;而OBT™ 技術則有助淡褪及填補瑕疵,效果自然而持久,打造出豐盈立體的臉形輪廓,為肌膚注入新活力,更顯年輕!

Restylane®豐盈針更得美國FDA及歐盟CE雙重認可,其親和人體成份與自然產生的透明質酸99%相似,減低過敏風險,加上擁有超過23年歷史安全保證,全球超過4,000萬人次使用⁶,值得信賴!

底層放鬆.︰Dysport®活膚針 –「活現從容神態」

皺紋是女性的天敵,Dysport®活膚針含有高含量純化A型肉毒桿菌素,比市場同類產品更高效益,有效減淡表情紋並選擇性地放鬆過度收縮的肌肉,同時不會影響臉部其他位置的動態,更不會令表情僵硬,讓真摰表情自然流露!Dysport®活膚針迅速見效,2-3天內開始發揮功效,長效持久達5個月*,淡褪皺紋之餘也可防止新皺紋形成,讓你跟煩人的抬頭紋、川字紋、法令紋、魚尾紋說再見!美國FDA及歐盟CE雙重認可,臨床數據顯示,持續接受療程沒有增加安全風險。

Dysport A型肉毒桿菌素為醫生處方藥物,請向醫生或醫療美容診所諮詢切合您的療程方案。

療程效果因人而異,療程後如有任何不良反應,請立即向醫生查詢。

香港註冊藥物號碼:HK-36983
*Finn CJ et al. Dermatol Surg 2003;29(5):450–455

黃金逆齡3步曲!美編分享「多層次醫美概念」,教你自然重拾年輕飽滿

醫美3大安全須知

1. 選擇原廠正貨針劑,留意產品是否備有原廠正貨鐳射商標
2. 美國FDA或歐盟CE認可,確保療程安全、可靠、安心
3. 選擇有認可資格並富經驗的香港註冊醫生

例如我們可以掃瞄Sculptra®塑然雅包裝上的QR code,並前往Galderma官網(https://bit.ly/32eciva)認明香港原廠正貨標籤。

黃金逆齡3步曲

Disclaimer

¹Data on file (MA-39680).; Data on file (MA-40221).; Data on file (MA-39613).
² Stein P et al. J Dermatol Sci 2015;78(1):26–33.; Goldberg D et al. Dermatol Surg 2013;39(6):915–22.; Moyle GJ et al. HIV Med 2004;5(2):82–7.
³ Fisher GJ et al. Arch Dermatol 2008;144(5):666–72.; Werschler WP et al. J Clin Aesthet Dermatol 2015;8(10 Suppl):S2–S7.
⁴ Nelson L and Stewart KJ. J Plast Reconstr Aesthet Surg 2012;65(4):439–47.; Moyle GJ et al. HIV Med 2004;5(2):82–7.; Mest DR and Humble G. Dermatol Surg 2006;32(11): 1336–45.;Valantin MA et al. AIDS 2003;17(17):2471–7.; Narins RS et al. J Am Acad Dermatol 2010;62(3):448–62.; Brandt FS et al. Aesthet Surg J 2011;31(5):521–8.
⁵ Narins RS et al.J Am Acad Dermatol. 2010;6(3):448-462.
⁶ Data on file (MA-33939).; Öhrlund A. Poster presented at AMWC 2019.

(Presented by GALDERMA)

你可能也喜歡